少年文艺·南京版网站:http://snwy.qikan.com

少年文艺2019年第5期  文章正文

字体:


  在我老家,母亲叫吔,父亲叫嗲。

  嗲去世两年之后,我在外省漂泊,吔留在老家小山窝里一个小镇,一年难见一两次。还好,可以打电话。

  吔不会说话,家里来了客都不大能招呼周全。我是吔的儿子,也不会说话。我拉不来家常,对各种新闻也不感兴趣。我唯一能说说的,就是文学。可吔不懂文学。吔不仅不懂文学,还反对我写作,认为这是不务正业。吔的观念里,在学校,正业就是好好读书,拿到奖状。从学校出来了,正业就是好好工作,赚钱升职。吔在意的,我根本不在意,甚至有些反感。我在意的,吔也是如此。这样一对冤家,怎么能够交谈呢?

  因此我给吔打电话,经常是这样的对白—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少年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9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