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年文艺·南京版网站:http://snwy.qikan.com

少年文艺2020年第9期  文章正文

麻鸡婆

字体:


  六岁那年夏天,我被爸爸妈妈从外婆家接回老家罗岭,准备上学。我从生下来起,就被忙碌的爸爸妈妈撂在外婆家,很少见到他们。我对爸爸妈妈是陌生的,我学会说的第一个词是“外婆”。

  这是一个永恒的词。它的发音婉曲,却音调铿锵,就像把一枚石子远远地扔进水里,石子在空中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,然后重重地落入水中:砰。涟漪荡开,久久不绝。外婆说,我刚说出这个词时,把“外”字念得轻而长,“婆”字念得重而短,“歪——婆!”旁人听了哈哈大笑,经常逗我故意多喊,我就把“歪婆”唱成了歌。三岁之后,我的叫法变了,把“外”字念得重而短,“婆”字念得轻而长,还含着一个好听的曲折,更像一首歌了。
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少年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